第212章 屠龙·终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当年轻的皇帝步入太庙,里面的太监顿时肃然起敬。

  年轻的皇帝面对着列祖列宗真诚的祈祷,臻龙手中的剑已经拔出,无声的出鞘。他轻轻的对杨景天使了一个眼色。

  暗语。

  按原有的计划,臻龙负责干掉太庙内的其他人,皇帝留给杨景天。

  此刻,太庙的门已然关上。

  八个太监,一个监事官,还有就是年轻的皇帝。

  臻龙觉得已经是下手的最佳时候。

  出鞘剑,如银龙。

  杨景天握住剑柄,忽然听到一阵尖锐奇异的声音从身边响起。

  灯灭。

  剑气首先将整个大堂的灯火扑灭,而且是瞬间的扑灭。

  对于高手而言,黑暗根本不是什么困难,他们的眼睛可以穿透黑暗。

  剑气在扑灭灯火的时候,也同时挥向一片的九个太监。

  好强的剑鸣,他只觉得耳朵被刺得很难受。就在这一瞬间,大殿里已响起一连串短促凄厉的惨呼声:“有刺……”

  那太监一句话末说完所有的声音又突然断绝。

  臻龙一击,例不虚发!

  杨景天同时出剑,直刺年轻的皇帝。他出剑的同时忍不住悄悄的伸出头去看了一眼,只看了一眼,手足已冰冷。

  大殿里本来有十个人,十个活生生的人,就在这一瞬间,九个人都已躺下。除了年轻的皇帝,九个人的胸前各被划了一剑,都死在了臻龙无敌的剑锋下。

  一剑就已致命!一剑九命,就算不是无敌,也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剑客,至少是数一数二的刺客。

  好快的剑!好狠的剑“是你……”

  年轻的皇帝看见了杨景天,镇定的面对长剑,微微的站立。

  长剑在距离他不到三寸的距离,停了下来。

  没有人知道他为何会停下手中的长剑,只要往前一刺,就可以结束皇帝的命,改写历史,改写他被追捕的命运。

  长剑没有刺下,但是计划还是照常进行。

  荆轲斩首不可能停止。

  臻龙似乎早有准备,他反手一剑,二话不说刺向皇帝。

  “当。”

  一声脆响,地上九个尸体突然翻身而起,就像幽魂一样,其中最快的那一个竟然用剑挡下了臻龙那无比迅速快捷的一剑,如闪电般的飞剑。

  “你们!”

  臻龙望着九个“尸体”大惊。

  杨景天在沉默,年轻的皇帝却是一脸的微笑。

  大殿里灯火还在燃烧,将整个大殿照得辉煌至极。

  灯火和阳光一样,就是在辉煌耀眼,也有照不到的地方,世上本就有很多地方是永远都不没有光明的。

  有些人也一样。

  难道杨景天已变成了这种人,他彷佛让人无法看懂。

  臻龙的手突然开始发抖,对着杨景天道:“杨景天,你还等什么?”

  一旁已经“死”的监事微微的笑道:“等你把面罩拿开,看看你到底是谁?”

  臻龙似乎明白了什么,道:“你们……为何不会死?”杨景天笑了,道:“因为你的剑根本不可能划破他们身上的护心镜。”

  臻龙大惊,道:“你们早有准备?杨景天,你跟他们是一伙的?”

  那个监事往面一扯,面皮撕下,一张熟悉的面容展现出来,他竟然是梁铮?

  “是你?”

  臻龙吃惊的道。

  梁铮微微的道:“想不到吧?还有你想不到的。”

  接着,余下八个太监把面罩除去,他们每一个都是杨景天所认识的人。慕容杰、上官远、公孙凌、欧阳华、凌馨凤、江玉凤、慕容雪,还有一个竟然是“楚云飞”臻龙看到其他人并不奇怪,只是奇怪楚云飞怎么也成了荆轲斩首的内奸?

  只见楚云飞微微一笑,再一次把面罩除开。

  他当然不是什么淫贼楚云飞,他的真面目令臻龙为之吃惊。

  楚非。

  盗圣楚非。

  杨景天微微的道:“你能把我扮成张天成,楚非也可以扮成楚云飞。楚云飞在离开真龙山庄三天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你的外围人手全部被一网打尽。臻龙,你还想做困兽之斗!”

  “哈哈!”

  臻龙一阵大笑,“杨景天,想不到我一时聪明,竟然会栽在你小子的手上。”

  臻龙恨恨道:“我一直在后面跟踪观察你,你是如何出卖了我?”

  杨景天点点头,道:“或许你根本没有想到,在我杀出紫禁城的那一刻,就已经是潜入真龙山庄的卧底。”

  “不可能?”

  臻龙惊讶的道:“难道你杀的御林军都是假的?”

  “当然不是!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年轻的皇帝微微的道:“先帝驾崩,你就借口加强京城治安为由,把紫禁城的御林军就被调换,企图为日后逼宫做准备,杨景天杀的正是你安排在皇城内的高手。”

  杨景天一旁道:“皇上早看出你的阴谋,所以那天我奉上和氏璧,皇上其实在暗中授权我诛杀那八千御林军,借此清除紫禁城中隐藏的兵祸,同时也让世上以为我杨景天真的犯下弥天大祸。”

  臻龙反而镇定了下来,道:“你们居然都知道了我的阴谋,何必要多费周折,用这样的苦肉计?”

  年轻的皇帝道:“因为我们对付的是权倾朝野的人物,没有十足的证据,根本无从下手。没有了埋伏的御林军,我们料定他会出手刺杀,所以冒险走了这一步棋子。”

  臻龙望着这里的每一个人,道:“你们既然早已控制了局面,为什么还要按照我的计划行事,为何还不杀了我?”杨景天道:“因为我们还不知道你臻龙究竟是不是我要找的人,所以—定要诱你入彀。”

  “哈哈!”

  臻龙又是一阵大笑,道:“如果我不是你们想像中的那个人,你们又会怎样?”

  杨景天道:“没有那种可能,这等大事,你不会让其他人前来代替你。”

  “我不会让你们有机会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臻龙突然蹿起,箭一般蹿了。他掌中已有剑,出了鞘的剑。

  他的人与剑似已合为一体,闪电般击向年轻的皇帝。

  杨景天就在皇帝的旁边,他的手中也有剑。

  “当!”

  脆响,响彻大厅。

  击爆出耀眼的光芒,夺目,同样绚丽。

  听到剑身相击,太庙外的百官和侍卫同时冲了进来,却没有一个人能靠前。臻龙的剑太快,快到任何人都无法想像的速度。

  一尺的距离。

  臻龙的剑距离年轻皇帝的首级只有一尺,杨景天的剑挡住了他。

  “当!”

  两人同时用力,两剑不堪重负,同时折断落地。

  臻龙大惊,弃剑柄为抓,直抓皇帝而去。

  还是杨景天,一个华丽的转身,挡在了年轻皇帝的面前。

  臻龙的猛抓在杨景天的肩上。

  年轻的皇帝在杨景天的身后,微微的道:“皇叔,收手吧。只要你现在放手,你还是我的皇叔。”

  “哈哈!”

  臻龙一阵长笑,冷笑道:“我的计划虽未成功,但是你也休想……”

  他虽然在笑,目光中也露出了尖针般的锋芒。

  杨景天忽然觉得有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从臻龙手中传了过来。

  就在这一瞬间,臻龙变成了阴鸳高傲,雄才大略的一代枭雄,仿佛故意要告诉杨景天:“我就算让你知道我是谁又何妨?你又能拿我怎么样?”此刻,如果杨景天伸手按下臻龙之肩,这一压很可能造成两种结果——双臂的骨头被压断,或者是被压得跪下去。

  臻龙的两臂上也早已贯注了真力。

  以力抗力,力弱者败,这其间已绝无取巧退让的余地。

  制敌取胜的武功也有很多种,有的以“气”胜,有的以“力’胜,有的以“势”胜,有的以“巧”胜,面对臻龙的压力,杨景天现在只能以力取胜。因为臻龙的双手在死死的压在他的肩膀之上,杨景天的真力已发,就正如箭在弦上,就是再想撤回,已来不及了。

  杨景天发现自己这一步棋实在是惊险,因为对方的力量实在太强,现在他自己都无法做到从容回撤,他的真力一撤,就难免要被震得粉身碎骨。

  没有退路,杨景天将体内的真力全部用上在肩膀之上。

  “卜”的一响,臻龙站着的石板已被压碎,脸上也已沁出豆大的汗珠。

  站在他们附近的人,脸色已变,却只有眼睁睁的看着。

  两个人的力量已如针锋相对,若有第三者插入,力量只要有一点偏差,就可能害了他们其中一个人,也可能被他们反激的力量摧毁。

  谁也不敢冒这种险。

  两人的力量越积越厚,臻龙要整个大厅的人都要陪着他殉葬,因为臻龙要引爆自己全身的力量,要将太庙炸成平地,他拥有这样的力量。

  在臻龙即将引爆自己的那一瞬间,杨景天扑了上来。

  现在他只觉呼吸渐重,心跳加快,甚至连眼珠都似已渐渐凸出。

  唯一让杨景天支持下去的力量是,他不能让旁边的人死去。

  臻龙忽然笑了笑,又陷下两寸。

  “真龙在天!”

  臻龙一声大吼,全身衣服暴起,狂风大作。

  杨景天几乎有点失控。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银光闪过。

  无敌的银光,穿破时空般的剑光。

  梁铮。

  缥缈一式。

  在最危急的关头,梁铮出剑。

  其实也是的赌博,用自己和杨景天的命,去换取更多人生还的机会。

  梁铮用缥缈仙气冒险的刺向臻龙,她不能让臻龙的身体爆炸开来,哪怕是自己死,也不能让臻龙得逞。

  刹那。

  长剑破空,在臻龙换气的一瞬,破体而入。

  臻龙被刺中的刹那,就像泄气的皮球,真气顿时扩散开来……

  鲜血横流,如泉涌喷出……

  长剑刺入了他的心。

  臻龙还没有倒下去,还在吃惊的看着她,好像还不相信这是真的。

  他脸上的表情不仅是惊讶,还带着种无法形容的悲哀和痛苦。

  “你……你……”

  臻龙的脸突然扭曲,那绝不是死的恐惧。

  在这一瞬间忽然全都有了答案,就像冥冥之中一切都是天注定的一般,所有他本来绝不相信的事,在这一瞬间,都已令他不能不信。

  他忽然叹了口气,喃喃道:“很好,很好,杨景天好好待芯儿……”

  话未完,可是他已经倒了下去。

  杨景天看着那柄剑刺入他的心脏,也看着他倒下去,只觉得全身冰冷。

  慕容杰上前撕开臻龙的面罩。

  所有人都没有惊讶。

  平南王。

  臻龙就是平南王,权倾朝野的皇叔,一个一直想当皇帝的皇叔。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冥冥中竟仿佛真的有种神秘的力量,在主宰着人类的命运,绝没有任何一个应该受惩罚的人,能逃过“它”的制裁。

  这种力量虽然是看不见,摸不到的,但是每个人都随时可以感觉到他的存在。

  平南王的恐惧,就因为已经感觉到它的存在。

  杨景天慢慢的走出太庙,外面的天空开始初晴。

  慕容雪走到杨景天身边,感叹的道:“相公,一切都结束……”

  杨景天微微的道:“可是这里面却死了很多人,让我无法释怀……”

  江玉凤走上来,道:“是西门一家让相公无法释怀吧!”

  杨景天一惊,道:“你又知道?”

  慕容雪微笑的道:“相公,跟我们回去,你一定会开心起来的!”

  杨景天看着她们娇艳的脸庞,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泛起了阵阵的笑容,宛如雪过天晴的太阳一般灿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