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天仙破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杨景天把梁铮放倒在床上的哪一刻,缠绵,瞬间在房间升腾。

  那种天仙般的魅力升腾,让杨景天完全的迷醉其中,不能自拨,而梁铮只能是迷离。她紧闭双媚目,两腮桃红,酥胸起伏有致,雪白如绒的丝绸亵衣紧紧地挺出,特别惹人。杨景天伸手抚上她纤细的小腿,只觉光滑润泽,如抚美玉,不觉心中一荡,一面摩挲,慢慢压了上去。梁铮“呀”的低呼,小手紧紧抓住锦被,显然心中激荡无比。

  杨景天心中甚是欢喜,又是激动,慢慢俯身含住她的下唇轻轻啜吸。梁铮僵硬片刻亦开始缓缓回应,舌尖在唇间时而滑动,杨景天张嘴一吸,含住她的丁香仔细品尝,梁铮“唔”的一声,藕臂不由搂住了他。

  杨景天松开舌尖,慢慢吻过面颊,再由轻至重啮咬她娇小玲珑的耳垂,左手支撑住上身大部分体重,右手隔着亵衣抚上她丰满挺拔的酥胸。

  杨景天心醉神迷,抱住梁铮,肌肤寸寸贴紧,双手上下抚慰,却觉自已何等福气,竟能夺得这个仙妃似美人的芳心,简直就是天掉艳福,心中不禁又爱又怜。

  两人在榻上缠绵了好一会,梁铮心神放松,早就酥软成一团,杨景天更是淫意如炽,下边那宝贝勃得酸胀,便要按倒梁铮,梁铮正背坐在杨景天怀前,腻声道:“你……你坏死了!”

  说着,贝齿间发出似是痛苦,又象欢乐的娇哼,杨景天自然是心中大喜,解开她的亵衣系带,却见亵衣下竟还有一鲜红抹胸,紧紧缚住雪白的双乳,不由惊喜万分,暗赞自己艳福不浅。松开抹胸,白玉般的双丸魔术般地蹦跳而出,胸前两点嫣红兀自跳动不已。

  杨景天心中欢喜无限,低头含住了一颗,用舌尖快速拨动,一面揉捏柔软而充满弹性的乳房。

  娇羞的呻吟若有若无的在梁铮喉间响起,杨景天环住她的纤纤细腰,用力将她拉了起来。

  梁铮睁开眼来,见杨景天笑吟吟的注视着她,大羞埋首入他的怀中。

  杨景天搂住她的香肩,用胸前丰隆坚实的肌肉重重挤压她滑腻的双乳,只觉一片温柔中两颗樱桃逐渐坚硬,令人心颤。

  梁铮又是紧张,又是激荡,灼热的肌肤上渗出粒粒晶莹的汗珠。杨景天又缓缓把她放倒,温柔的舔过她的酥胸玉臂,手却偷偷滑入她的亵裤,指尖轻轻划过她腿间那两片神秘蜜唇。

  触手已是一片温暖湿润,杨景天只觉口干舌燥,心中不由扑扑狂跳。梁铮浑身一颤娇吟一声,结实的大腿紧紧夹了起来。杨景天轻轻抬起纤腰,扶住她的玉臀褪下亵裤。梁铮霞飞双靥,小小贝齿咬住鲜艳的下唇,死活不肯睁开眼来。杨景天握住她一侧大腿,轻轻分开少许,低头望去,只见芳草萋萋,两片晶莹粉红的饱满蜜唇充满了造物之精美。

  梁铮面红如烧,喉中发出烦恼的声音,玉臀频频闪躲,桃源溪口却缓缓流出蜜液,沾在指上,闪着淫靡的光芒。杨景天迫不及待脱下底裤,他早已一柱擎天,杨景天左右分开梁铮修长结实的双腿凑上身去,她羞得无以复加,俏脸一片动人的绯红。

  杨景天会意,便一臂提起梁铮的腰,一手握住自已的巨大,在底下挑了几挑,梁铮也把玉股挪凑相就,那滑腻粘黏的蜜液顺着杨景天的巨大淋漓流下,杨景天便将梁铮慢慢按下,只觉刺入一团娇嫩温暖,爽得脑子酥麻。

  “嗯……”

  清雅如仙、美丽脱俗的绝色丽人梁铮正仙心迷乱中,感到那紧压着她娇软胴体的那具男性魁伟的身躯突然一轻……蓦地,她鼻息一膣,“嗯……”

  的一声,宣告了杨景天对她的破体而入。

  宣告了杨景天对眼前仙子的彻底征服,这是凡尘俗世对武林圣地缥缈峰的第一次占有。

  杨景天的强烈进入,宣告了一个武林时代的开始。缥缈峰的圣洁弟子,从来没有男人能够进入。但凡事都有第一次,结束,也是开始。

  桃红如花落,一点一瓣,滴滴醒目……

  面对杨景天的强势进入,美丽贞洁的梁铮也只有柳眉微皱、贝齿轻咬。

  在一阵阵强烈至极的刺激中,梁铮在那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刺激下,仙子般高贵清雅的美貌丽人急促地娇喘呻吟,含羞无奈地娇啼婉转:“唔……嗯……”

  她感觉又娇又羞,娇靥晕红万千,桃腮羞红似火。

  良久过后,梁铮酸得美眸轻翻,不禁把双手扶在杨景天臂上,哆嗦呼道:“景天,让我歇歇……”

  杨景天应声“好”双臂抬起梁铮的玉股,顿觉不舍,又用力往下一桩,梁铮“哎呀”一声娇呼,亦不知是苦抑乐,一道极酸直贯上脑来。

  “你真是坏死了!偷袭人家”梁铮无限挣扎和妩媚娇羞的啐道。

  杨景天看着她如此小女孩一般的羞涩、窘境,感觉美极,捧着梁铮上下蹲坐,哼道:“仙子,我快活极了,你可舒服么?”

  梁铮眼饧骨软,哪能说话,只觉杨景天每次都顶到花心上,心头竟生出阵阵不能抵挡之感,但那要紧处却又有丝丝爽极了的快感袭来,令她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杨景天不闻梁铮回答,忙凑到前边来瞧瞧她的神情,却见她娇晕满面,妩媚至极,想来定是跟自已一样快活,发劲一顶,正中红心,爽煞玉人,杨景天竟抱不住她,梁铮儿娇躯往前一跌,趴在榻上,杨景天忙跟了过去,贴在她雪背上,提杵又刺,梁铮回首似怨似嗔横了他一眼,咬唇埋怨的哼道:“你好狠心。”

  杨景天见了梁铮那娇嗔模样,愈觉销魂,兴意姿狂,压在梁铮股上,仍一下下尽情深挑狠勾,道:“好宝贝,不狠心,何来的快乐。”

  梁铮伏在榻上婉转娇吟个不住:“你就知道得了便宜又卖乖!”

  杨景天手段得了,加上对女人的芳心了如指掌,就是像梁铮这样的仙子也不能脱俗,听梁铮这般吟叫,却笑道:“如果仙子还不够快乐,做相公的更要弄狠些哩!”

  双臂将她两腿分得大开,果然又加了力道速度,只把梁铮儿给美上了天去,她身子丰润非常,那蜜液便如失禁般涌出来,杨景天尚看不真切,已被涂了一腹,到处皆是粘腻腻滑粘粘的。

  杨景天在后边抽添,望着梁铮的身子,又瞧出一处美妙来,平日只觉她身材苗条,原来都叫她那刀削的香肩与细细的蜂腰给诳了,如今脱光了衣裳,才发觉到了那胯下便突然宽大起来,下边的两只玉股竟是异样的肥美圆硕,与那苗条的上边形成无比诱人的对比效果,而且两瓣玉股雪溜溜、软弹弹的,随着自已的撞击,晃起了一波波眩目迷人的白浪。这种玲珑浮凸的身形,又是自己所有妻子和女人中绝无仅有的,杨景天销魂之极,下体大开大合,连连深突,突然竟能陷进去全部,前端所触皆是娇嫩嫩滑溜溜之物,更是快美无比,幸好他有金枪不倒之术,才没一下子崩溃。

  梁铮美极,抓了一只绣枕抱在怀里,那种女人暖昧甜腻的吟叫如泉涌出,咬着汗巾娇哼道:“景天,我……我给你弄坏了,嗳呀~~”忽的一个魂飞魄散,仿佛被杨景天的顶穿了身子,花心一吐,便狂泄而出。

  杨景天只觉一烫,深处似有什么东西淋过来,热乎乎地包了巨大一层,俯头又见梁铮玉体一下下抽搐,跟其他女人快活极了的时候一模一样,心中充满了全所未有的成就感。

  杨景天瞧得心里销魂,又感觉梁铮花房里那粒肉心似在咬吮自已,突然全身一酥,马眼奇痒,也忍耐不住,一下下地射出精来。梁铮儿的花心正泄得大开,被杨景天的玄阳至精一灌,顿时花容失色,花心乱吐,又大丢起来,全身畅快无比,如坠入云霄之上,轻飘飘的。

  杨景天捺着梁铮的肥美玉股,注了个天昏地暗,良久方止,倒在梁铮儿身边。自从与女人交合以来,可数这回最销魂。

  梁铮倦极,却因受了杨景天的玄阳之精,只觉周身暖洋洋的无比舒服,搂着杨景天的脖子,呢语道:“你这害人精,可把我给害了。”

  杨景天欢喜道:“好娘子,我害你什么了?”

  梁铮啐道:“我多年修炼的天道,就这样白白葬送了……”

  杨景天心中一喜,一把将她抱住,道:“修什么天道,我们以后就一起修双修不更好!”

  梁铮用指尖点了杨景天的脖子,腻声道:“才不哩!只怕你哪天玩腻了,就再不理人了。”

  “我发誓……”

  杨景天正要发誓,却被梁铮用嫩舌堵了嘴,呢哝道:“不要,我相信你!”

  杨景天心头又是一阵销魂,笑逐颜开道:“多谢娘子体谅。”

  说着,抱住梁铮,两个在榻上亲来舔去,不知人间何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