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缥缈一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个像蝴蝶一样的女人。

  比蝴蝶更加美丽长久的女人。

  一张完美堪配她窈窕身材的面容展现在了杨景天的面前。

  这个意外来得太突然。

  杨景天的心都跳到了咽喉,不能呼吸。

  不能自己。

  完美。

  天仙。

  就是嫦娥下凡。

  也不足以形容她的美丽。

  梁铮。

  杨景天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上这个天下第二的美人。

  “紫禁城外,我约你三天后见面,你没有来!”

  梁铮无比温柔的道。

  杨景天微微的道:“现在我们不是又见面了吗?”

  梁铮微微的道:“可是你不再是杨景天,而是张天成。”

  杨景天道:“一个名字而已。”

  梁铮道:“不,是一个神话。”

  杨景天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梁铮温柔的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就为什么在这里。”

  杨景天走逃无路,所以来了真龙别苑,梁铮又何尝不是。可是每一个进来的人,都改头换脸了,为什么梁铮却始终以正面目示人。而她又是如何得知自己就是杨景天?实在是令人费解。

  “我是张天成,你是梁铮。”

  杨景天淡淡的道。

  梁铮一怔,淡淡的道:“可是我宁愿你是杨景天,顶天立地的杨景天。”

  杨景天道:“杨景天依旧是顶天立地的杨景天,张天成才是委曲求全的窝囊废。”

  梁铮道:“你是张天成。”

  杨景天微笑的道:“不,我是窝囊废。”

  梁铮沉默了。

  良久,他们都没有打破这个沉默。

  月光如冰冷的雪,照耀的人的身上,冰冷而僵硬。

  “如果你是张天成,那你就应该去死!”

  梁铮微微的说道。

  杨景天没有说话,静静的矗立着,此时,梁铮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剑。

  短而薄的剑。

  杨景天还在沉默。

  梁铮没有说话,但是她的手比任何语言都有说服力。

  剑在手。

  目标都是只有一个。

  杨景天没有佩剑,可是他却在微笑。

  月光下的微笑,是那样的自信迷人。

  而梁铮脸上透着的却是冷傲的杀气,充满了涙气。

  杀气是傲然的,月光是冰冷的,杨景天却是微笑的。

  树欲止,风却至。

  梁铮身上发出的杀气扑向杨景天的时候,有一种刺骨的寒冷,那是来自梁铮心里的寒冷。

  这是一个杀手必备的气质。

  梁铮不是杀手,可是她在战场或决斗场上,永远的那么投入,宛如身无旁人。

  天地一片寂静,就连秋蝉也闭上了嘴巴。

  高手对决,一招就可以致命。

  真正的高手决战不是在空中飞来飞去的,而是瞬间就分出胜负和生死的对决。

  杨景天此时目视着梁铮。

  是凝望。

  深情无限。

  可是在月光的照耀下,梁铮的短剑却反射出耀眼的白光。

  锋利。

  寒气。

  刺骨。

  好象随时要插入杨景天的胸膛。

  缥缈峰至高无上的心法。

  缥缈一式。

  据说那是最缥缈无踪的招式,可以配合任何一种兵器使用。

  缥缈。

  虚无。

  故无影。

  不可见,可闻。

  杨景天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看似极度的危险的事情,却是最佳的破敌之法。

  梁铮无惊,高手对决,就应该如此。

  杨景天是一个好的对手,一个没有让她失望的对手。

  风止,影动。

  影动,剑起。

  杀气来,剑风起。

  人有影,剑无影。

  风不动,剑气动。

  杨景天可以清晰的判断梁铮举手挥剑牵起的阵阵气流。

  梁铮的手越是迅速,速度越快。那么带起的气流就跟强烈,也更容易被杨景天捕捉到。

  如灵感在大脑一闪而过。

  这就是梁铮挥剑疾刺的速度。

  剑尖,直取眉心。

  如闪电,如惊虹,更如寒风。

  气势。

  杀气。

  寒气。

  一起夹挟而来。

  顿时卷起庭院内的尘土,狂风似乎为她而起。

  准确的说,是剑锋带起的气流,卷动的地上的落叶与尘土。

  好强的内劲,好厉害的剑。

  缥缈一式,名不虚传。

  杨景天没有退缩,更没有闪避的可能。

  在缥缈一式的笼罩下,谁能抽身而出。

  尽管梁铮认为杨景天很强,可是她对自己的武功更加的自信。

  对决,除了内功,还包括技巧和智慧。

  梁铮已经微笑了,那种成功后的自豪。

  一道剑光闪动。

  如蛟龙出海,如流星一样划过。

  如银弧一般的闪动!

  绝美。

  炫耀。

  夺目。

  梁铮几乎没有看到杨景天是如何拔剑的,更不知道这犀利的剑锋从何而来。

  手中无剑,如何拨剑。

  可是漫天的剑气,划动的银光都不会骗人。

  无影剑。

  无形剑。

  没有剑的剑,只有气的剑。

  慕容冰的剑。

  准确来说,是慕容冰赐给杨景天的剑。

  多美的剑光,就是皓月当空,也无法夺走它耀眼光彩。

  灿烂如同黑夜的七彩明灯。

  点燃的是生命的希望。

  “当!”

  一阵清脆刺耳的声响。

  让满天卷起的风沙在刹那间全部停了下来。

  一切就像静止了一样。

  梁铮的人也静止了下来。可是她依旧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响。

  这时整个天地间她唯一可以听到的声音。

  “当”的那一声,意味着她梁铮输了。

  那么的干脆,那么的简捷。

  梁铮的心里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无奈,紧紧的闭上双眼,静静的享受着这人世最美好的一瞬。

  多少年了,终于有人击落了自己的短剑。

  多少年了,终于找到一个可以让自己佩服的人。

  可是,这就像一场梦。

  杨景天微微的睁开了眼睛,微笑。

  梁铮缥缈一式,没有任何手软,是必杀绝技,如果短剑夺走了杨景天的命,她不会遗憾什么。或许会有些难过,但是她不会内疚。

  适者生存。

  是张天成,就要死,如果是杨景天,必然能活。这就是梁铮所想和所做的。

  在真龙别苑之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

  但是无论何种活法,要生存下去,就要有过人的本事。

  劈落短剑,其实也是劈下了一颗心。

  当梁铮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杨景天的微笑。

  动人的微笑,如阳光一样的微笑。

  灿烂动人,发自内心。

  梁铮忍禁不住,泪满溢而出。

  惊艳。

  绝对的惊艳。

  宛如天仙坠珠。

  杨景天淡淡的道:“你哭了!”

  梁铮道:“我没有。”

  杨景天坚持的道:“可是泪水不会骗人。”

  梁铮道:“这是欢喜。”

  不是悔恨的泪水,也不是委屈的泪水,是喜极而泣的泪水。

  杨景天不解的道:“你病了?”

  在他眼里,梁铮此刻病得可真不轻。

  “你糊涂了?”

  梁铮长叹的道:“这么久了,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信赖的人。”

  杨景天一愣,道:“我?”

  梁铮点点头,道:“是杨景天,不是张天成。”

  杨景天摇摇头,道:“你要信赖我什么?”

  梁铮突然微笑的道:“找一个停靠的港湾。”

  说着,她突然飞步扑来,整个柔软的娇躯投入杨景天的怀抱。

  杨景天顿时一愣,这感觉来得太突然了。

  这就是梁铮,一个真实的梁铮,她可以背叛无上的仙道,可以背离缥缈峰,也可以真爱无往。

  敢爱敢恨、纯真率直。

  完全出乎杨景天的意料之外。

  缥缈峰的弟子,从来都是圣洁,冰清玉洁,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梁铮就像一个颠覆,翻转了缥缈峰的一切。

  杨景天喜欢这样的梁铮,双手紧紧的环抱着她。

  一切尽在不言中,杨景天明白她现在的所思所想。

  彼此的心紧紧的相连着。

  紧紧的相拥,身体也是那样的紧贴在一起。

  同时天涯沦落人,那种渴望认同和追求真爱的理想,让他们紧紧的拥抱对方。

  绝对是意想不到的结果。

  梁铮感觉杨景天的双手向一张温柔的大网,让她觉得无比的舒适和安全。

  梁铮的身体顿时产生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舒服,让杨景天尽情的替她按摩,在她身上揉捏按抚,她的身材丰满,线条优美,肌肤柔软光滑而富有弹性,让他摸着有一种异样的舒服感。

  杨景天的身体产生了一种异动,是激情在燃烧,是欲望在升腾。

  “嗯!”

  梁铮温柔动情的哼出一声。

  杨景天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梁铮娇羞的脸埋进他的肩膀,又是“嗯”的一声,她将身体贴得更近了,似乎还在摩擦着。

  “那里不舒服,我帮你揉揉!”

  杨景天说着,伸手给她揉揉。

  杨景天的手就在梁铮的肚子上轻轻地揉了起来,感到梁铮的小腹无比的圆润,柔软光滑,弹性十足,按抚着十分舒服,梁铮也闭着眼,透出一副十分舒爽的样子。

  杨景天的手按着按着,不知怎的,好象挺一下,不料这一动,胯下的巨物突然挺到了梁铮的小腹上。

  “啊”的一声娇呼,梁铮粉脸生春,媚眼微开,急忙脱离他的怀抱。

  就在他们尴尬的时候,白淑贞从外边进来道:“相公!你在哪里?”

  梁铮一阵娇羞,急忙推开杨景天,如影一样飘远而出。

  杨景天想追上去,却看见白淑贞飘然而至,满含委屈和泪水。

  女人的泪水,往往比女人微笑,更容易击伤男人的心脏,征服男人的情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