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弑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来!把这个欺君瞒上,无视君臣礼法的草民给我拿下!”

  年轻的皇帝一声怒吼。

  “飕!”

  一道刀光划破房间内的寂静。

  刀声来自屋顶。

  刀光很美。

  像美丽女子在情人的诗句圈下一道眉批的刀光。

  悠远的刀光。

  刀光淡淡,如流星滑落,飞散而下,从中冉冉落下一个人。

  大内高手,皇帝的贴身护卫。

  刀光一闪,势如惊电。

  杨景天看见刀光的时候,凌厉的刀锋距离他已经不过三尺的距离。

  三尺。

  来人的速度,实是不可思议,猛烈时如翻江倒海,阴柔时如风卷云涌,这一刀的功力可摧山碎石。

  刀未至,地上的裂痕已经清晰可见。

  杨景天进来的时候,身上只要是金属的东西,都已然被没收,此刻刀锋之下,他唯有肉掌可挡。

  “砰!”

  杨景天大喝一声,单掌顺势挥出。

  肉掌出。

  重重的击在来人的刀锋之上。

  “铿!”

  的一声脆鸣,年轻的皇帝都为之大吃一惊。

  皇帝以为杨景天会被砍落单掌,鲜血直流。不料看见刀光顿时消失,再看杨景天的单掌,完好无损。

  杨景天冷冷一笑,挥掌飞击向那如燕子般翱翔而下的人!

  来人砍出那一刀的刀意未尽。

  刀色淡淡,如远山黛绿,夕阳依稀。

  刀光过处,狂风掠过。

  一道黑云,遮星掩月。

  与其同时,杨景天的肉掌上却发出一道极其夺目眩眼灿脸乱神的强光。

  同一时间,来人再出刀。

  长刀一挥。

  整个皇帝的那间房的房门登时倒踏了。

  塌了。

  房门也没了,铜镜也给震裂了。

  刀锋迎上拳头。

  可怕而犀利的劲风让人感到阵阵寒冷。

  “砰!”

  只听得一声掺呼,鲜血飞溅,漫天血雨中,凭空落下了一条手臂来,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把长刀。

  “啊~”持刀人痛苦的倒地,死命的地上挣扎。

  杨景天顺手握住了那把长刀。

  一把黄金柄,锋利逼人,锐利无比的长刀。

  “来人啊!有刺客!保护皇上!”

  宝祥连滚带爬,呼天抢地的跑到外边大喊。

  未等宝祥的呼喊出来,被里面打斗惊动的门外侍卫就冲了进来。

  “铿!”

  一声脆响,剑光暴涨。

  冲进来的两个侍卫同时出剑,劈向杨景天。

  杨景天冷冷一笑,手把长刀上的断臂甩开,只见刀光一闪,直刺冲进来侍卫的胸膛。

  那两个侍卫本以为自己可以偷袭狠劈一剑。

  只见眼前刀光一闪,就感觉到漫天光芒扑来。

  这变化实在太快,但杨景天的出手更快。

  那两名侍卫还没有迈进门槛,刀光便笼罩而下,他们哪里还能避得开杨景天这闪电般的一刀。

  皇帝也只有在一边看着。

  两颗血淋淋的人头迎面摔过来,无论谁都会吃一惊的。

  刀太快,以致人头飞落,站立人的尸体还没有倒下,狂喷的鲜血漫天飞溅。

  没有头的人,滴着血的刀,冷冷的刀锋。

  眼看着那幅图画已将变为真实,眼看着营救自己的侍卫已死在杨景天的刀下。

  皇帝心里一阵心凉,这世上几乎没有人能救得了他。

  就在这一瞬间,皇帝突然感觉眼前又有刀光一闪。

  雪亮的刀光,比闪电还快,比闪电还亮。

  光芒未落,整个院落就挤满了人。

  大内侍卫和御林军。

  所有的侍卫和御林军里三层,外三层的很快挤满了整个院落,却没有人敢靠近一步。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

  就像时间凝住了一般。

  光芒散去。

  杨景天白衣绰立。

  傲然。

  英俊。

  冷然。

  长刀。

  杨景天手中拿着长刀。

  杨景天手中的长刀直指年轻的皇帝。

  他要弑君?

  如果杨景天一刀劈下,年轻的皇帝必定归西。

  杨景天一时之间,掌握着天下最大的生杀大权。他可以一刀了解这泱泱大国的万民之主,甚至改朝换代。

  一刀。

  只需要一刀,天下就可以改变,历史就会重写。

  外边无数的御林军和侍卫没有一个人敢轻易妄动。

  摆在杨景天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不弑君,要不被诛杀九族。但无论是那一个选择,今晚,他都将无法离开这大内宫中。

  杨景天在这皇宫之中将必死无疑。

  杨景天将必死无疑。

  杨景天必死。

  死。

  来如流水兮逝如风,不知何处来兮何所终……

  年轻的皇帝丝毫没有胆怯,从容的道:“弑君那天下至大之罪,朕纵然无心杀你,只怕你也难逃一死……”

  杨景天微微的抬起头,淡淡的道:“我还没有动手。”

  皇帝微微的道:“不错。”

  杨景天微笑了,道:“所以,我还有选择。”

  皇帝摇摇头,道:“已经太迟了。朕说过,就是朕一心饶了你,天下人也不会饶了你。就算天下人饶了你,京师十万禁军也不能饶了你。”

  杨景天道:“因为他们保护不利,所以我必死无疑?”

  皇帝点点头,道:“不错。你不死,这宫中禁军就必须死,这就是作为一名大内侍卫的代价。”

  杨景天无奈的道:“长夜漫漫,我无心杀人,你们不要逼我……”

  皇帝幽幽的道:“朕受命于天,奉沼于先帝,乃是当今皇上,何曾逼过谁?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那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杨景天冷笑一声,哼声的道:“无知、愚昧。一个人想决定对方的生死,不是权利,不是头衔,而是实力。”

  皇帝淡淡的道:“朕拳握天下,这就是实力。”

  杨景天不屑的道:“我手握金刀,可以决定任何人的生死。”

  皇帝顿时气得双掌紧握,全身都已冰冷。却始终保持镇静的道:“你要弑君?”

  杨景天道:“皇帝也是人,所以你才会害怕。”

  皇帝彻底的有点绝望的道:“我还想问你一句!”

  杨景天淡淡的道“你说,我在听。”

  皇帝道:“是谁派你来的?”

  “哈哈!”

  杨景天终于忍不住的大笑,内心却是无比伤楚的自嘲。

  杨景天道:“是和氏璧派我来的,是天下万民派我来的。”

  皇帝不屑的道:“这样荒谬的答案,你也说得出口?”

  杨景天淡淡的道:“其实我说什么都不重要了,我再怎么解释你也不会相信。”

  皇帝镇定的道:“在我看来,理由就是借口。错了就是错了,何必找什么借口,说什么顺从天命,万民之意……”

  杨景天微笑的道:“你不服?”

  皇帝淡淡的道:“你不怕?”

  杨景天道:“怕就不用死吗?”

  皇帝淡淡的道:“不能。”

  杨景天乐了,道:“那我为什么要怕?”

  皇帝点点头,道:“如果有人用剑指着你,要你放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你会服吗?”

  “不服!”

  杨景天坚定的说着。

  “所以,我也不服!”

  年轻的皇帝说着,竟然和杨景天相视一望,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就像一对相知的兄弟。

  看得皇宫外所有的侍卫一头雾水。

  杨景天恨声的道:“他奶奶的,如果你不是皇帝,我真想跟你痛快的喝一杯……”

  “一杯怎么够,朕要跟你不醉不休……”

  年轻的皇帝气血上涌,畅快的道。

  杨景天突然淡淡的道:“可是你是皇帝!”

  年轻的皇帝长叹一声,幽幽的道:“你是刺客!”

  杨景天断然的道:“我不是刺客!”

  皇帝摇摇头,显然不赞同杨景天的说法,淡淡的道:“可是现在你的身份就是刺客,甚至可以成为古往今来最有名的刺客。”

  “我是没有选择!”

  杨景天淡淡的道。

  年轻的皇帝淡淡的道:“所以朕不能跟你一起喝酒。”

  杨景天道:“这就在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怒吼中,他手中的长刀猛的一提,刀光如闪电掠过。

  寒光。

  盛光。

  杀气笼罩了整个紫禁城。

  所有的人都知道长刀落下意味着什么,那是一代君主的终结,一个王朝的劫难。

  皇帝微微的道:“朕在九泉之下,等你一起喝酒……”

  说着,竟自微微的合上了双眼。

  年轻的皇帝在临死的一刻,也非常从容的保持着他王者的尊严,一个万民之主的气度。

  他是天之骄子,是受命于天的真龙。

  杨景天挥刀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眼前都划过一条金龙。

  金龙冲天而起,发出耀眼的光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