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盗圣楚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京师。

  昌平县,天寿山。

  天寿山,原来叫黄土山。太行山脉,西通居庸关,北通黄花镇,南向昌平州,为京师之北面屏障。太行山起泽州,蜿蜒绵亘北走千百里山脉不断,至居庸关。后人形容天寿山“群山自南来,势若蛟龙翔;东趾踞卢龙,西脊驰太行;后尻坐黄花(指黄花镇),前面临神京;中有万年宅,名曰康家庄;可容百万人,豁然开明堂。”

  当年朱棣当上皇帝,定都北京的时候,曾多次临视黄土山,因为这里风景极佳,而且又是他的风水宝地,故封山名为“天寿山”并在此兴建了他的陵墓。后来明朝历代帝王都将自己的陵墓修建于此,这也就成了皇家的园陵墓地。

  这时,夜空已变淡蓝,亦呈闪闪烁烁,一钩弯月,已在东天的乌云中升起来,天寿山的高峰峻岭上,已滚上一层暗淡月光,阵阵凉风吹来,令感到阵阵凉意。

  杀气骤然在这皇家陵园升起。

  月光下。

  只见四个人在洁白的世界里挥舞着手中的刀剑。

  刀光剑影,杀气重重。

  “楚非!你今天不把和氏璧交出来,只有死路一条。”

  其中一个汉子恨声恶气的道。

  只见其中一白衣男子,挺身而立,道:“想从我手中拿走东西?问过我手中的剑再说……”

  说着,他挥剑而上。

  打斗中的四人,正是盗圣楚非和太行三鬼。

  自从皇宫传出和氏璧被盗圣楚非盗走之后,楚非顿时成为了天下瞩目的焦点,也是天下群雄追逐的对象。

  天下武林汇聚京师,唯一的目标就是捕抓盗圣楚非。

  谁也不曾想到,楚非竟然会在皇家陵园出现,而正巧遇上他的人,是江湖臭名远播,紊有万中之恶称号的太行三鬼。大头鬼曲风、无常鬼马盛、断头鬼姜禹。

  太行三鬼平日行恶多端,可是却依旧在江湖游荡,靠的就是他们一身过硬的武功。这年头在江湖上混,而且是当恶人来混,没有几下子,很容易就会成为那些正义侠士成名的刀下魂。

  太行三鬼没有变成侠士们的刀下魂,反而是不少的正派武林人士成了他们恶名远播的垫脚石。

  江湖恶人榜排名中,太行三鬼卫列十七位,在人才辈出的时代,象他们这样为恶多端却能活在世上这么久的恶人,实在不多见。

  楚非挥剑而出,银光飞洒,顿时寒光无暇透亮。

  大头鬼曲风冷然一笑,挥动手中阔剑,铺天盖地的向楚非劈来!

  长剑用劈,实在是刀剑合一的无上境界。

  楚非一剑,曲风三招。

  强弱一目了然。

  在楚非挥出一剑的时候,大头鬼曲风竟然变幻了三招,实在是快得惊人。

  楚非毫不惧怕,迎剑而上,丝毫不理会旁边还站着二鬼。

  双方剑势一经展开,刹那之间,剑影纵横交织,森寒剑气,愈扩愈大,漫到二、三丈方圆,人影迷离,难分敌我。

  太行三鬼紊来行动一致,此时其余二鬼见曲风已然出招,便蜂拥而上,围攻楚非。

  太行三鬼三把阔剑闻名江湖,也最为突出,有如三条撑海蛟龙,剑光粗逾水缸,长逾数丈,起伏翻腾,矫捷不可名状,隐隐如闻潮声,简直无人能制。

  楚非能号称盗圣,行走江湖来去自如,盗得奇珍异宝无数,却始终逍遥法网之外,凭的就是天下无敌的轻功。但任你三鬼阔剑使得如何威猛,他虽然被迫退守一隅,屈居下风,依然能施展所学,仅守门户,他手中长剑银光霍霍,剑气嘶嘶,封闭遮挡之间,偶而也有一、二招精妙的反击招数出现,带守带攻,也尽自抵挡得住。

  楚非并不想与三鬼纠缠,可是三鬼的武艺实在是惊人的高,特别是在默契的配合中,几乎让楚非逃遁无门,只能做困兽犹斗。他已经使出了全身解数,一个人白光缭绕,悠忽来去,了无破绽,却也无处逃匿。

  太行三鬼阔剑剑势犀利无比,纵然又粗又重,却也无可奈何楚非。

  楚非手中太白剑色呈纯白,轻灵处如鸿毛飘空,快速处如行云出岫,凝重处如华狱耸山牛,变幻处如莲花倒垂,坚韧处如百炼精金,剑法之奇,确然已臻神化之境。

  剑光倏然若来,寂然而去,丝毫不见用力,而真力自然流露,内家功底修炼至此,可以步入一流之境。

  楚非虽然在对方三柄阔剑之下,已全力应对,但是始终留了最后一手,并未展露,只是独居一隅,以守代攻,这是为了先看看太行三鬼的剑路,和究竟有些什么杀着。

  太行三鬼一向自高自大,先前并未把楚非放在眼里,但经过这一阵缠斗,发现对方不但剑法精纯,无懈可击,而且身法轻盈更使他们舌,J目相看,心头不期而然渐渐感到沉重起来。

  三鬼心意相通,平日里横行惯了,那还忍耐得住现在的沉闷?大头鬼曲风蓦地洪笑一声,声若巨钟,笑声甫起,剑光暴涨,冲天而起。他这发难,无常鬼马盛、断头鬼姜禹也紧跟着纵身飞起,剑势暴长,三道剑光刺空直上,冲起三丈多高,才盘空一匝,疾然回头,倒挂而下。

  这一下有如天龙喷雾,三道剑光同时爆散开来,化作千万点流星飞芒,漫天俱是嗤嗤剑气,笼罩住两丈方圆,像泰山压顶,挟雷霆万钧之势,朝楚非头顶劈击而下。

  这一击威势之强,武林罕见,但觉剑光奇亮刺目,几乎令人睁不开眼睛,那里还看得清下落的情形?

  楚非纵使轻功绝世,此刻也心如寒冰。

  三剑所指,便是他命脉死穴,这等情形,纵使他楚非再有万般本领,也只有乖乖受死的罪。

  楚非手中长剑坠地,长叹一声,明眸紧闭。等待他的,只有剑滑落至项勃刹那的窒息。

  死亡。

  一股死亡的杀气已然笼罩在楚非的身上。

  楚非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的死去,而且是丧命在太行三鬼的手上。他突然有种死不瞑目的感觉,难道老天真的是这样的不公?

  楚非无言,只有等待那一刀的锋利……

  楚非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的死去,而且是丧命在太行三鬼的手上。他突然有种死不瞑目的感觉,难道老天真的是这样的不公?

  楚非无言,只有等待那一刀的锋利……

  就在这刻。

  一阵啸声轻响。

  绝望中的楚非被一团银芒遮盖。

  剑光。

  不是太行三鬼剑气所发,而是来自楚非身后的一阵刺眼银光!

  银芒迅速爆开,大地方圆十丈之内满是光点。

  太行三鬼失声惊呼,只觉得突如其来的那个人带着无穷的力量,破空袭来。

  “轰!”

  一声巨响震天。

  破体而来的剑气令太行三鬼不得不回剑防御,刹那的瞬间,三人留给了楚非一个喘气的机会。

  楚非自然不会浪费这样的机会,提气起,纵云梯,飞身而去。

  对于楚非而言,不管来救自己的人是谁,逃离是他最佳的选择。因为不管这争斗的胜者是谁,也不管对方是正义或邪恶,他楚非都是捕抓的对象。与其被别人捕抓,不如趁早的逃离。

  凭着他绝世的轻功,一旦施展开来,即使是世上武功最好的高手,也未必可以追逐得上。

  太行三鬼见来人救走了楚非,心中又恨又气,曲风道一阵愤恨的冷笑,轻抖手中阔剑,阴恻恻地说:“小子,你是谁,快报上你师承门派,真实姓名来,说得明白,给你一个全尸,否则,嘿嘿,可不要怨我手辣心狠。”

  说着,故意将手中阔剑,顺势一挥,发出一阵慑人心神的剑啸。

  来人一阵气极地纵声大笑,做然朗声说:“靠,你们三个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凭你们就想要我的命?再说了,既然你们都决定要了我的性命,即使我说出真名实姓,对你又有何用?”

  大头鬼曲风勃然大怒,厉声一喝:“好狂妄的小子,今夜叫你也难逃一死。”

  厉喝声中,飞舞手中阔剑,幻起漫天光华,挟着哧哧风声,向着年轻人疾扑而来。

  来人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长剑,面对大头鬼曲风的杀招,不屑的冷然一笑,手中一挥。

  继而,唰的一声,他手中长剑顿时化作万千剑影,银光闪闪,剑影如山,身形如电,迳向大头鬼迎去。

  旁边二鬼见状,立即要挥剑而上。

  说时慢,说时快。来人的长剑顿时万剑归一,如长虹贯日一般,直劈大头鬼曲风而去。

  “当!”

  两剑相击。

  曲风阔剑顿时被劈成两半,折成数断落地,可对方的长剑依旧落势不改。

  “咔嚓”一声清脆的声响。

  曲风人头顿时飞起五尺,高高坠落,而鲜血如喷泉一般从项脖中涌出。

  漫天血红,如烟花般灿烂。亦如地狱炼火,惊恐吓人!

  无常鬼马盛、断头鬼姜禹还没有来得及出剑,便看见自己大哥身首异处,那种心惊胆颤和受怕的感觉,绝非语言可以形容。

  断头鬼姜禹面色倏然大变,颤声的问道:“年轻人,你是谁?我太行三鬼与你有何冤仇?”

  来人微微的道:“你倒是有点礼貌。太行三鬼?既然你们是鬼,自然要下地狱去,人间又岂是你们横行霸道之地!”

  无常鬼马盛喝道:“小子,你到底是谁?”

  来人突然厉声大喝:“你管我是谁?”

  无常鬼马盛一声厉吼:“臭小子,难道我还怕你不成,让我为大哥报仇。”

  话声未落,手中阔剑,一式“无常断日”抖起两朵银花,分刺对方的左右肩井。

  来人冷哼一声,身形一闪,已至对方身后,剑招一变,一式“鸾飞凤舞”银光闪烁,一剑开花,刺向无常鬼马盛身上要害。

  无常鬼马盛骤然一惊,慌急间,翻手挥出一剑,身形腾空而起,一跃数丈。

  来人冷冷一笑,一声厉喝:“来得好!”

  喝声未毕,身形紧跟升起,跃至空中,右手疾挥,一招“流星划月”幻起一道耀眼银光,直击无常鬼马盛的后胸。

  无常鬼马盛吸取大头鬼曲风的教训,不管枉然的出击,一个云里跟斗,手中阔剑,舞起万千银锋,护住自己身形疾向地面下降。

  那年轻人冷然一笑,只见无常鬼马盛的身形尚在空中,来人的双脚已然落地。顿时一声暴喝,手中长剑,疾演“断水抽刀”但见滚滚剑影,挟着惊人风声,瑞光闪烁,劲力陡增,激得地面,沙石旋转,枯草纷飞。

  一旁的断头鬼姜禹大吃一惊,救人心切,奋不顾身,嗥叫一声,来人扑来。

  只听一声凄厉惨叫,发自无常鬼马盛的口中,接着,鲜血如雨,碎肉横飞,一道剑光,如飞射出。

  来人飞身一纵,出手如电,已将长剑抄在手中,身形一旋,转身疾向断头鬼姜禹扑来。

  断头鬼姜禹一见无常鬼马盛,翻身倒地,血肉模糊,怪嗥一声,飞舞手中阔剑,疾向来敌迎去。

  来人剑眉竖立,右手持剑,挥洒开来,剑光惊风,威势骇人,凌厉至极。

  断头鬼姜禹惊得心胆俱裂,面色如上,一声嗥叫,闪身暴退,颤声道:“你……你是何人?”

  来人不屑的淡淡道:“杨景天!”

  说着,振腕吐剑,身形闪电欺进。耀眼银光中,断头鬼姜禹来不及反应,已被拦腰截断,横尸当场。

  杨景天做月而立,长长一叹。

  又杀人了。

  从沧州告别西门香君和苏鸾,他就急赶京师而来。杨景天其实很想陪伴着西门香君,还有那幽怨的苏鸾,可是时间不等人。

  杨景天离开的时候,他没有敢回头凝望,因为西门香君和苏鸾的泪水让他心碎。

  情人的泪,伤心的箭。

  杨景天就是带着这样伤心离别赶往京城,寻找盗圣楚非的。

  没有想到在这京师郊外,他竟然遇上了盗圣楚非和太行三鬼。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太行三鬼平日作恶多端,杨景天一早有所耳闻,此时见到他们,自然不会再留他们于人世上。

  但是杀人毕竟是残酷的事情,在血腥洗礼之后,杨景天有着说不出的心里发堵。

  月静,夜更静。

  断头鬼姜禹一声惨叫之后,天寿山四野顿时沉寂下来。除了伫立墓地中的几棵孤松,发出呜咽似的轻微松涛外,再听不到一丝声音。

  散乱横陈在荒墓中的三具死尸,残腿,断臂,无头,血肉模糊,散发着阵阵血腥。

  惨厉,可怖,触目惊心。

  但是杨景天来不及去顾虑更多,在还有七天不到的时间里,他要找寻到和氏璧的下落,否则他没有办法对慕容志交差,更没有办法跟景天号的妻子解释自己此次独行。

  而盗圣楚非,正是上天赐给他最好的礼物,只要找到楚非,和氏璧的下落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这一点,杨景天深信不疑。

  可杨景天哪里知道,景天号上他的妻子们,一早已经爆炸开了锅,恨不得将他抓回来,狠狠的抽上几千大板,让他记住,抛妻独行的后果是什么?

  杨景天此行,不知觉的变成了一次充满冒险寻宝之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