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一生一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春梦未断,品仙客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一阵哀哼尖叫。

  是惊叫,一种可以震塌房子的哼叫。

  所有人都清楚的知道声音从杨景天的房间传出,顿时惊得品仙客整楼的人都仰首张望。

  仰首。

  当所有的人都在仰首,接着便看见杨景天那个房门被推开,全身赤裸的春香半披着一件外套,肌肤赛雪,发乱钗横,神色仓皇的倚栏惊急的尖叫道:“不好了,淑兰……您快去叫人来。我受不了了……夏荷她……她昏死过去了!”

  秦淑兰没有去叫人,因为整座楼的人都知道这间房子发生的事情。她显得难以置信的急步登楼,微微的移步到房间门口一望。

  只见房内的床榻之上,夏荷竟然面色苍白的睁目昏迷不醒,赤裸的四肢大张躺在床上,一旁的杨景天却是傲然矗立。

  秦淑兰惊讶不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时候,潘玉霞也已然跑了进来。

  春香惶急的说道:“妈妈!女儿不中用,这位大爷实在太强了!女儿已然后庭旱道都让这位大爷享用。可是……”

  潘玉霞却根本没有看她,双眼直直的盯着杨景天,道:“果然是天生异禀,人间百年难得一见的伟岸男子……”

  杨景天却没有心思顾忌她们,道:“妈咪,快多叫几人来,我还没有乐够呢!”

  潘玉霞微微一怔,看着一旁的秦淑兰,道:“你过去服侍大爷!”

  “我?”

  秦淑兰一惊,顿时无措的道。

  潘玉霞道:“能服侍大爷是你一生的荣幸,还不过去。”

  秦淑兰微微的道:“可是……说好了!我是卖艺不卖身……”

  潘玉霞道:“我这是为你好,女儿家总要找男人的。难道你以为世上还有比杨少侠更好的伟男子吗?”

  “我……”

  秦淑兰无语了。

  杨景天赤裸全身,目视潘玉霞和秦淑兰道:“你们别废话了,一起上!”

  潘玉霞顿时双目精光一闪,随即眉开眼笑的腻声对杨景天道:“杨少侠,您说的可是真话?要知道你可是天生富贵,就不嫌弃奴家芳华垂暮吗?”

  杨景天看着眼前这个潘玉霞,她的年纪也就三十的样子,肌肤赛雪,婷婷玉立,神态自然而绝佳美色,的确是人见都会心动的天生尤物。

  其实打第一眼见到她,杨景天心里就直抓痒痒,恨不得与她来个翻云覆雨,共赴巫山。

  杨景天闻声却装着十分生气的说道:“哼!别废话了,你这样的我才喜欢。要来就关门上床,不喜欢就离开,别在这里看热闹。”

  “这……那玉霞只有却之不恭了!”

  说着,潘玉霞娇羞的走到杨景天的面前,她没有摆出妩媚的姿态,但是那种自然的魅力让她很自信。

  她保养很好,脱下衣服的时候,那双丰满挺翘的玉兔显得生气勃勃,随着衣服的脱出而一跳一跳。

  潘玉霞洁身上的衣服终于缓缓脱下,放在椅子背上,现出了她那完美得几无疵瑕的肌体。她身上的皮肤雪白细腻如凝脂,像婴儿一样的娇嫩,表面柔和光滑得好像丝缎那般,体型不肥亦不瘦。

  如果从背后看去,腰肢纤细,胸臀丰满,挺直的大腿修长而饱满。整个身体焕发出一圈年轻朦胧的,笼罩着妩媚和妖娆的光晕。

  潘玉霞裸露的肌体浑身上下没有哪处不是透着完全成熟的美。真是不折不扣的女人,女人中真正的女人。

  这是绝世无双,妖娆妩媚的动人之美,使她有如一枝摇曳带露的花朵。

  有天仙的美,也有妖精的媚。

  杨景天没有拒绝,甚至连吭声都没有。

  很自然的伸出大手,抓向她的玉兔,揽住她的纤腰。

  潘玉霞发出一阵轻盈的呼叫,或许是太久没有接触的原因,她显得有点惊颤。

  杨景天舔了舔她的粉红的乳头,潘玉霞用自己的两支玉手托着自己的乳房,低头注视着杨景天对她乳房的攻击。

  一种享受,两种幸福。

  同一种的享受,却带给彼此不同的幸福感受。

  潘玉霞的激动狂潮。

  杨景天的满足狂潮。

  都是那样的幸福和让人沉醉。

  攻击,很快全面的展开。

  不久,激昂的淫乐开始飘荡在房中。……

  又过了不久,潘玉霞舒爽的伏趴在杨景天的身上,一动不动。

  潘玉霞尽管一早不是处子之躯,但是处子的元阴却是一直没有机会泄出,如同一个男人,虽然做爱无数,却还没有射精的记录,这跟处子没有两样的区别。

  当潘玉霞如潮的处子元阴第一次狂泄而出,她一时之间不能自己。

  狂潮的元阴丝毫没有溢渗出她的玉门之外,而是被杨景天玉枪死死封堵在体内,然后通过玉枪上的小口狂吸,一点不遗漏。

  潘玉霞在青楼打滚十多年,有生以来首度元阴狂泄,初尝女人幸福的美妙滋味,情动一刻,显得欲罢不能。

  激荡的狂潮让她浪叫连连,双手两腿宛如八爪鱼一样紧搂紧夹杨景天的身躯,贝齿紧咬杨景天结实的肩肉,玲珑身躯恍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孤舟,狂摇狂颠,不曾停止。

  杨景天同样尝到了以往从未经历的舒爽意境,仿如身处九天之外,缥缈、太虚,一切变得不可思议起来,体内因为吸取她的元阴而显得更加的强大、膨胀。

  而潘玉霞敏感处被杨景天紧紧的顶住,体内元阴源源输出,顿时感觉到五腑六脏都被吸走一般,全身软若无骨的颤动不已,神魂缥缈,进而飘向太虚仙境,尽享欲仙欲死的美妙。

  当潘玉霞美眸缓缓睁开,眼中露出的尽是感激的深情,激荡着的幸福泪水夺眶而出……

  她知道,自己一辈子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获得如此的满足,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甚至是她一辈子中最幸福的一次。

  仅有的一次。

  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泪水。

  哗然而落。

  是幸福。

  感动。

  也是遗憾。

  这是女人都渴望的幸福,可是她只有一次。

  看着潘玉霞那娇滴如珍珠般晶莹的泪水,一时之间,幸福和男人的自豪同样的在杨景天心中升腾……

  升腾……

  “你过来!”

  杨景天对着一旁惊愕且不知所措的秦淑兰微微的道。

  “我?”

  秦淑兰惊魂未定,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杨景天骄傲得意的道:“你以为这里还有人可以站着跟我说话吗?”

  秦淑兰惊颤的道:“可是我……我卖艺不卖身。”

  杨景天实在是很喜欢这个小妮子,她不过十七八岁,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都是很出色迷人。她是很容易就让男人心动的女人,一个女人容易让男人心动,往往都会带来坏的结果。

  当然,事情都有例外。

  如果灰姑娘可以遇上白马王子,甜蜜往往又会让人感觉无比幸福。

  但是白马王子几乎比起百里挑一的美女还难遇得上。

  所以,大多的美女只有红颜薄命。

  这是很正常的。

  杨景天不是白马王子,因为他是一个无赖。

  一个色狼加无赖。

  杨景天微笑的道:“我不打算要买你的身,毕竟这样会亵渎你的清白。”

  秦淑兰微微的垂下头,微微的道:“那你……你还让我过去。”

  杨景天微笑的道:“因为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

  “我……”

  秦淑兰为之愣住了。

  杨景天淡淡的道:“你不喜欢我吗?”

  “我不知道。”

  良久,秦淑兰低着头说了一句。

  杨景天道:“你抬起头来。”

  秦淑兰犹豫了一下,微微的抬起头,道:“我……”

  “不用多说了,你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你。刚才老鸨的话,你也听见了。你总有一天会属于男人,难道你以为一生之中,还会遇上比我更好的男人吗?”

  杨景天色狼本色尽显无疑。

  秦淑兰有点不知所措,她感觉到杨景天刺目灼热的眼神,赤裸的燃烧着。

  杨景天伸出手,把她抱入怀中。

  秦淑兰感觉到自己的心都跳跃了出来,她微微的看着杨景天,道:“那……我……我自己来。”

  说着,她轻轻的走进床边,随后温柔地躺在了绣花缎面的被褥上,慢慢地揭开了那层簿如蝉翼的漫纱……

  温柔。

  看得出她是头一回如此面对男性。

  不久,她全身裸露,一丝不挂,她皮肤白细、柔嫩,在彩色宫灯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凹凸分明,不断地散发着少女的芳香,使人魂不守舍,魂飞魄散。此时此刻,秦淑兰仰着因情欲荡漾而飞霞喷彩的鸭蛋脸,抬起了杏眼,发出了水波荡漾,摄心勾魄的光来,鼻翼小巧玲拢,微微翕动着,两片饱满殷红的咀唇,象熟透的荔枝,使人想去咬上一口,小咀微张,淫笑浪喘,两排洁白的小牙,酷似海边的玉贝,两枚圆润的酒窝似小小的水潭,荡游着迷人的秋波,淡淡的脂粉芳香丝丝缕缕地飞进杨景天鼻孔,拨弄着他那紧张而干渴的心田。

  杨景天全神贯注地观赏着,品味着这个丰艳而极富弹性的胴体,她整个的身躯,散发着无尽的青春活力,丰满、光泽、弹性十足,满头的青丝,齐整的梳向脑后,骨肉均匀地身段衬得凸凹毕现,起伏波澜,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出污泥而不染的玉藕,颈脖圆长,温润如雪,金闪闪的耳坠,轻摇漫舞,平添了妩媚动人的神韵,一切男人,在她的面前都会脑壳发涨,想入非非。

  秦淑兰的双乳尖挺、高大的富于弹性、白嫩、光洁、感性十足,看上去好像两朵盛开的并蒂玉莲,随着微微娇喘的胸脯,吁吁摇荡,鲜红的乳头,褐红的乳晕,好像发面馒头上镶嵌了两颗红玛瑙,使人总是看不够。平坦的小腹,深深的乳沟,融流着春潮的露珠,细腰半扭,乳波臀浪,酒盅似地肚脐盛满了情泉。浑圆的、粉嫩的两腿间,蓬门洞开,玉珠激张……

  杨景天只觉一种如饥似渴的强烈欲望奔涌而来,他一下扑了上去,双手各抓住一只高大的乳峰,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用力,那样的认真,那样的贪婪。

  这时,秦淑兰感到如惊涛骇浪般,在她的胸前翻滚着,她疯狂地,放肆地享受着令人陶醉的美爽。

  春潮一浪高似一浪,一浪紧接一浪,波连波,浪打浪,冲垮了她心扉的闸门,以瀑布般一泻千里,涌遍了全身。

  她只觉得全身燥热难忍,每一根神经,都在激烈的跳动,每一根血管都在急速的奔涌,每一个细胞都在紧张的收缩,她咬住牙,享受着杨景天的爱抚……

  杨景天感觉到,她那小乳头,经过一阵的洗礼,变得更大、更硬、更坚实了,他昂起头,看了看这只红彤彤,湿淋淋的乳头,激情大发,一扎头又叼着了另一只乳头,狠狠地吸吮起来,直吸得秦淑兰,仰身挺腹,奇痒难忍。

  “啊……好痒……”

  这时,杨景天,突然缓慢下来,抬起头,细细的、柔情的看着秦淑兰那红朴朴的小脸蛋,轻声地问:“舒服吗?”

  “嗯!”

  秦淑兰娇羞的回答。

  杨景天停止了揉弄和吸吮,这时,他伸出一支大手,五指张开,顺着她那丰满的乳峰,向下滑去。

  秦淑兰立刻浑身一震,接着呼吸又急促起来。

  她的双手,不停地舞动着,并在床上胡抓乱挠,突然一扭头,她看到了杨景天小腹下,双腿间,那个又粗又长又壮的大宝贝,正在那大片、乌黑发亮的阴毛中激昂地高挑着。

  这一切,都是秦淑兰前所未见的,一种饥渴,贪婪的欲望声促使着她,全身颤抖。

  欲望升腾。

  躁动。

  全力的躁动。

  杨景天很快地反应过来,将身体腹部向前凑了凑,以满足她那疯狂的欲望。

  少女的芳心,万分激荡。

  只听“滋”的一声,杨景天整个天地连根没入。

  “啊!”

  秦淑兰一声叫喊,立刻感到自己身体内如同一根烧红的铁棍,插到了自己的腹内,顶住了自己的心肝,感到无比的滋润和充实,也夹杂着一丝疼痛。

  丝丝血迹从两人结合的密部渗出,杨景天已经很有经验了,于是不断地亲吻抚摸秦淑兰,很快她秀眉舒展,表现出快意来,杨景天知道她已经适应了,于是开始轻抽慢插。

  秦淑兰已经感觉不到痛苦,她已经开始享受着男女之间爱的最高境界。

  秦淑兰咬着牙狠劲地摇摆,觉得身心肉体的充实。她的身体热得发烫,痒得透体,无法形容的快感,使她又紧张,又放荡。

  梦一样的呻吟,蛇一样的扭动,宝贝一次比一次更加深入。

  她舒服透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这暴风雨式袭击,她已陷入了昏迷瘫软的状态,好像架云的仙女,飘飘荡荡。

  不是所有女人都能拥有这样的幸福,可是秦淑兰体会到了。

  良久……

  快感再次袭来……

  猛烈的,如狂风暴雨一般的袭来。

  就象积蓄许久的情感获得爆发。

  如火山狂喷一般。

  “啊~~”秦淑兰一声尖叫。

  一场完美的风暴就此落幕。

  只见秦淑兰娇躯抽搐,快感醉人地,麻酥,立刻传遍整个的全身,只见上肢舞动,下肢踢蹬,昏迷了过去。

  而杨景天依旧傲然的挺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