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银剑玉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车刚到好运来赌场门前,杨景天就把慕容雪她们抱下马车,忽然听到好运来赌场之内有打斗之声,惊讶的道:“里面有打斗!”

  说着,来不及跟慕容雪交待,就冲进了屋内。

  慕容雪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杨景天已经冲了进去。

  只听屋内有娇叱“你们几个,我是白养了,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们!”

  “靠,你想教训我的女人,也要问过我才行啊!”

  一个男声响起。

  “欧阳华!”

  杨景天听出这男声是欧阳华的声音,当即更加快了脚步。

  只见场内有一大群人,正围着场中央的欧阳华和覃娴静、姜莺莺,为首的竟然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这女人秀发飘逸,如花露娇美的粉脸,面如满月,雍容华丽,娇媚之态,现于眉目,皮肤白皙,娇躯丰满,嫩滑揉润,乳房圆大饱满,几乎要裂衣而出,举手投足都能引来它的一阵微颤,玉腿修长,更加显趁她高挑的身材,臀部充满弹性的诱惑力。从身材和容貌来看,这个女人风韵味十足美人儿,简直就是天生的尤物。只是她眼角几乎肉眼看不到的细细鱼尾纹暴露出了她已经三旬以上的年龄。

  杨景天呆呆看着美女的时候,欧阳华却好像看到救星一样,高呼道:“老四,快来,这个婆娘要抓走凤仪她们!”

  欧阳华这么一喊,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杨景天。

  杨景天一个微笑的道:“我说老三,你也太不礼貌了!怎么可以把这样的美女姐姐叫做婆娘呢,你当真是庸俗之致。”

  欧阳华都火烧眉毛了,自然没有闲情跟他斗嘴皮,急道:“谁跟你开玩笑呢,她可是凤仪她们的师父,凤凰谷的谷主——江玉凤。”

  “江玉凤?好名字。”

  杨景天嘻笑着,道:“玉凤姐姐,我叫杨景天。”

  那江玉凤打量了杨景天,颇为惊讶的道:“你就是杨景天,慕容伯的女婿?”

  杨景天点点头的道:“正是!”

  欧阳华急了道:“老四,你还真有闲情,你的白凤仪已经给这婆娘捉住了,正严刑拷打呢!”

  “玉凤姐姐,这你就不对了,做师父的怎么可以随便的打徒弟呢!快把我的小老婆凤仪给放了!”

  杨景天一听白凤仪被严刑拷打,当即正色的面对江玉凤道。

  “哈……真是可笑!我教训自己徒弟,你凭什么要我放人。”

  江玉凤不屑的道。

  杨景天道:“玉凤美人,我杨景天最近耐心不是很好,劝你别把我惹急了。”

  江玉凤笑道:“惹急了你又怎样?难道我还怕你把我吃了不成?”

  杨景天气道:“靠,给你脸,你不要。非要等我出手,那你可就惨了。”

  “梅兰竹菊!把他给我拿下!”

  江玉凤突然厉声的道。

  江玉凤的话刚落完,只见四条小巧人影从人群中掠出,正向着杨景天冲来,身法之快,疾如惊电。

  四人手中各持一支长剑,四绺长长剑穗,迎风飘展,发出扑扑响声。四女俱都身着华丽服饰,五彩缤纷,踏空飞来,直似天上仙女。

  想不到好运来赌场还真是卧虎藏龙之地。

  江玉凤最容不得别人在她前面嚣张,偏偏杨景天最喜欢骄横的口气,自然惹得江玉凤咬牙切齿。

  江玉凤对着梅兰竹菊四女,极具信心地傲然说:“不可伤他,我要生擒的。”

  “生擒?”

  杨景天听了简直气火上头,冷哼一声。

  就在杨景天冷哼的同时,风声飒然,彩衣闪动,梅兰竹菊四女已将他围在核心。继而,四女同时一声娇叱,四女把长剑收起,同时伸出八只玉掌,闪电翻飞,齐向杨景天滚滚击来。

  靠,放着长剑不用,竟然空手来袭,她们还真的是要生擒他杨景天?

  杨景天哈哈一笑,身形疾旋,立演凌空幻影,一阵闪电游走,只见黑影闪闪,已看不清杨景天的四肢和面孔。

  四女年纪虽小,却都有了一身诡异武功,这时一动上手,尽皆各展绝学,招招煞手,凌厉无匹。但见玉掌翻飞,此起彼落,衣袂飘飘,宛如四只飞舞在乌云中的翩翩彩蝶。

  顿时,掌影如山,似骤雨狂飚。风声呼呼,若迅雷闪电。

  欧阳华只看得提心吊胆,心想,搞不好杨景天今天定然要被四女制住了,那自己的罪名可就大了。

  一旁的江玉凤却看得长眉紧皱,一双精光灼灼的电目,闪烁不定,粉脸上神色凝重,因为她看得出杨景天还没出手。

  高手对招,出手就知道实力如何?杨景天此刻面对梅兰竹菊四女围攻却丝毫不乱,显然是有备而来。

  就在这时,杨景天一声大喝:“四位小妹妹小心了。”

  “了”字刚刚出口,杨景天身法骤变,双掌齐出,左抓肘节,右扣脉门,前拍后击,连续闪电拍出四掌。

  一阵娇呼惊叫,掌影骤敛,彩衣闪动,梅兰竹菊四女,纷纷暴退。

  “嘿嘿!四位美女承让了!”

  杨景天倏然停住身形,嘻笑的说着。

  杨景天看着惊得粉面苍白,鬓角渗汗的梅兰竹菊四女,正待再说上几句。锵然听到一片清越龙吟,银虹耀眼,寒气逼人,四女手中已多了四柄冷气森森的长剑。

  “靠!还要来,累不累!”

  杨景天大声的叫道。

  “怕的话就束手就擒!”

  梅兰竹菊四女异口同声的道。

  这时见四女掣出长剑,杨景天不禁心头有些火起,于是冷哼一声,傲然说:“我杨景天就再试试你们在剑术上的成就。”

  说着,又看了神色阴沉的江玉凤一眼。

  这时慕容雪、华凤凤她们已经赶了进来,立在屋里一侧,看到这等情形,不禁的微张樱口,粉面泛白,似乎惊呆了。

  蓦地,四女同时一声娇叱,疾舞手中长剑,幻起一片剑海,分向杨景天周身罩来,威势凌厉,奇诡惊人。

  杨景天心头一震,知道这是─种剑阵,必须尽快脱出包围,先行制住人,剑阵自破。于是大喝一声,身形一旋,飘忽如电,双目闪动,乘隙出阵。

  岂知,杨景天身形一动,四女剑势更形凌厉。

  漫天寒星,朵朵银花,势如狂风骤雨,剑势愈来愈猛,剑影愈来愈密。但听剑啸尖锐刺耳,风声呼呼慑人,哪里有一丝空隙。

  杨景天顿时大惊,才知道四女四剑威势果然不凡。

  虽然梅兰竹菊四女感觉占尽优势,但是江玉凤的粉脸上,阴沉神色也渐现霁色。

  倏然,杨景天一声暴喝,闪电飘身中,右臂一圈,呼地劈出一掌。一道威猛绝伦的掌风,直向其中一个兰剑侍女击去。一声尖叫,彩影疾动,兰剑侍女,闪身躲过这凌厉的一击。

  兰剑侍女一躲,正面空隙大开,杨景天趁势前扑。

  一声娇叱,梅竹菊三剑已挡在身前。

  “来得好!”

  杨景天大喝一声,顿时只见他身形闪动,顿时光芒暴涨,手中的拳头化作千万利剑一般,挥向梅竹菊三女。

  “当!当!当!”

  三声清脆的剑击声响,紧接着“砰!砰!砰!”

  又是三声沉闷的声响,三女被一股巨大的推力击倒在地。

  杨景天其实已经是手下留情,不忍心伤害三女。

  梅兰竹菊四女爬起来,同时─声怒叱,疾舞长剑,再度扑来。

  江玉凤实在忍不住了一声暴喝:“住手……”

  梅兰竹菊四女立顿身形,疾收剑势,横剑而立,都气得粉面苍白,娇躯微抖。

  江玉凤长眉轩动,娇脸无情,望着杨景天沉声说:“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如此了得,我江玉凤多年不入江湖。今天遇上你杨景天,少不得见识一下你冠绝天下的幻剑无影。”

  杨景天嘻笑的道:“其实什么幻剑无影,都是编出来的,玉凤姐姐,打打杀杀有什么好的,不如我们好好做坐下来喝酒谈情不是更好!”

  杨景天话未说完,江玉凤已感不耐,一声厉喝,说:“少罗嗦,快亮剑。”

  “最讨厌女人舞刀弄枪了,那也是你们女人玩的吗?”

  杨景天丝毫不顾忌江玉凤,肆无忌惮的道。

  江玉凤全身颤抖,一声怒喝:“好狂妄的小子,看你能接几招……”

  喝声中,身形未见如何作势,已然掠至杨景天身前,手中亮银剑,扬手一挥,幻起一轮耀眼光华,拦腰扫至。

  杨景天见江玉凤声色俱厉,挥剑而来,不禁勃然大怒,剑眉一竖,也大声说:“靠!你以为我怕你不成!”

  说着,右手衣内一按,顺势一抖,嗡然一声,光华大盛,长剑在手,确是不凡。

  杨景天劲敌当前,细虑凝神,不敢存有丝毫大意,两眼觑定剑势,静以待变。果然,江玉凤的银剑,看看击至,倏然一变,暴起千百剑影,挟着震耳惊风,漫天砸下,快比闪电,凌厉无伦。

  “凤凰涅盘!”

  华凤凤和覃娴静诸女不由惊讶的叫道。她们都清楚的知道,这是江玉凤的必杀绝招,没料到今天对杨景天一上来就下狠手,实在大出意料之外。

  杨景天一见江玉凤剑风犀利,心头微惊,立有今天已逢敌手之感,不禁豪兴大发,张口吭起一声怪啸。

  啸声倏起,手中剑化银龙,身形如烟,疾演迷踪。这声怪啸一起,江玉凤粉面骤变,梅兰竹菊四女俱都娇躯一颤。

  “当当当!”

  两剑很快就交接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响。

  杨景天倔强性起,手中长剑如腾龙虎跃,不断飞舞。

  江玉凤也毫不示弱,手中长剑如凤飞凰舞,银光暴涨。

  但见两道人影,上纵下跃,左闪右飘,疾时如电闪,缓时似叶飘。

  慕容雪和欧阳华他们看得大惊,因为这实在不像是杨景天的一贯作风和剑法。杨景天对招,很少拖泥带水,纠缠不止。很多情况下都是一招制敌,胜负立即分晓。

  她们哪里知道,杨景天此刻完全是童心大起,看着江玉凤舞剑飘逸动人的样子,他都痴迷了,索性就陪江玉凤玩起剑来,一来可以欣赏她妙曼的舞姿,二来也可以练练剑法。

  在杨景天游戏的心态下,屋内剑光闪闪,冷焰刺骨。

  江玉凤却是剑影纵横,惊风呼呼。杨景天尽出精华剑式,寒星万点,剑啸慑人,愈出愈谨慎,愈打愈凝神。江玉凤施尽绝学,剑影如山,势若山崩,越打越震骇,越打越惊心。

  如果说杨景天此时的剑术精绝,艺冠武林。

  那么江玉凤的银剑就是诡异非常,举世无匹。

  四十招过去了,江玉凤怪叫连声,愈战愈勇,威势锐不可当,宛如一只母狮。杨景天,一声不吭,剑似蛟龙,势如奔雷闪电。

  这时,天已近黄昏,晚风徐吹,花摇枝动。

  又是一百招过去了。

  杨景天似乎不想再玩了,倏然一声暴喝,身形腾空而起,一跃数丈。

  江玉凤大叫一声:“想走吗?”

  大叫声中,疾舞亮银剑,幻起一溜光幕,紧跟着升空直追。

  杨景天身在空中,冷冷一笑,一挺腰身,剑势倏变,一招“神龙摆尾”闪闪剑光,化为千万梨花,宛如一道泻地银虹,挟着慑人心神的剑啸,向着疾迎而上的江玉凤闪电击下。

  江玉凤久经大战,见识广博,这时一看,只惊得面色倏变。于是,嗥叫一声,聚集毕生功力于剑上,尽全身所能,向着漫天击下的银锋,奋力迎去。

  “当!”

  一阵雨点般的金铁交鸣声,火花闪射,响声铮铮。两团如云人影,在漫天耀眼光华中,向着地面,闪电下泻。

  两道人影,刚刚落地,双方马步尚未立稳。倏然,杨景天身形一旋,已至江玉凤身后,一声暴喝,“幻剑无影”顿时银光大作,无数剑影如冲天而降,笼罩江玉凤而来。

  江玉凤立脚未稳,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只得反手抡出一剑。

  “银剑飞凤!”

  这是至死方休、同归于尽的全力一击,江玉凤剑招发出的同时,全场所有人同时也听到了一声凄厉惊心的嗥叫。

  杨景天听得一震,万万没有想到江玉凤竟然宁死不从,如此同归于尽的打法,只怕自己长剑就是劈下去,自己也要身受重伤。

  的确是一个好强的女人,杨景天心里叹道。

  杨景天哪里知道,江玉凤自小就争强好胜,此刻又是凤凰谷的谷主,面对自己的部下,如果就这样输给杨景天,一世英名,不就毁了吗?于是宁愿拼死一搏,也不让杨景天将自己打败。

  杨景天见江玉凤视死如归的神色,当即收回长剑,蓄劲未吐。

  杨景天虽然收了剑,但是江玉凤的长剑并未回收,千钧一发之际,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江玉凤虽然已经明白了将要发生什么,可是已经无礼挽回了,只得大喝一声:“快躲。”

  杨景天也是一惊,运足潜力,向着横拂而来的银剑,闪电挥去。

  但还是慢了一拍,江玉凤的银剑毫无偏差的正击在杨景天的胸前,砰然一声大响,杨景天的身形被击出丈外,重重的撞击在墙上,“哇”地猛吐了一口鲜血,顿时晕了过去。

  “相公!”

  慕容雪和林雪茵、华凤凤她们俱是一惊,万万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梅兰竹菊四女和几十名凤凰谷的弟子发出一声欢呼道:“师傅,你蠃了。”

  江玉凤并没有理会弟子们的欢呼,因为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如果不是杨景天及时的收起长剑,只怕现在自己已经是血溅五步了。

  可是他杨景天为什么要这么做?

  江玉凤不知道,所有的人更加的不知道,或许只有杨景天心里最清楚。

  血战至此,一切都可以烟消云散,可是因此而引起的女儿情长,恩恩怨怨,却又岂是这一场决斗就可以化了的事情。

  江玉凤凌厉的美目已经狠狠的盯在了慕容雪的身上,对她而言,下一步,是该找慕容世家算帐的时候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