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爱情之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慕容雪的闺房在慕容山庄的后花园牡丹苑中,牡丹,就是花国中的皇后,慕容雪其实就是百花中的皇后。

  慕容山庄的后花园是一个与外界隔离的温馨小世界,一道两人高的白色粉墙,严实把前院与后院隔离开来,门旁两个高大威武的石狮,都显示着后花园在慕容世家中的特殊地位。

  杨景天走到这里的时候,总算明白为什么前堂每次出事,慕容志他们总是姗姗来迟,光是这堵围墙和漫长曲折的通道,就要让你跑上半个时辰。杨景天没有到过皇宫,不过他相信慕容山庄的森严和等级分明,也只有京城的紫禁城方可比拟了。

  杨景天来到后院的大门前,只见这里警卫森严,正要硬闯。一看当值的护卫队长,正好是自己认识的十二家将中的慕容博。当下不客气的道:“老哥,我要去见你们家小姐!”

  慕容博这几天受了公孙凌他们不少的恩惠,加上杨景天实在是争气,尤其今天力挫雷天一战,更是让慕容世家上下的人都觉得解恨至极。何况明天慕容雪就要与杨景天成亲,杨景天也就不算外人,于是乐呵呵的道:“姑爷,这么急着见我们家小姐,是不是等不及要当新郎官了。”

  杨景天道:“去……去、去,被你们家小姐听到了,非把你舌头割掉不可。”

  慕容博一听,心里一寒,慕容雪的确是开不得任何玩笑的刚烈性子,搞不好自己真会言多必失,于是干笑的道:“杨少侠,纯属开玩笑,开玩笑!”

  当即让人带路,引着杨景天去慕容雪住的牡丹苑。

  那名侍卫把杨景天领到牡丹苑门前便离开,杨景天大步上前,正巧遇上慕容雪的贴身婢女丹燕走了出来。

  她神情怪异地打量了杨景天一会儿,道:“你来干什么?”

  杨景天看着眼前这个婢女,心中一赞,丹燕不但天生着一副佼美的容貌,加上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鹅蛋型的脸庞、柳叶似的细眉,樱桃小口,鼻若悬胆。那一双会说话的多情眼睛,更是顾盼生辉,沈鱼落雁。除了天使般的面容,她还有着魔鬼般的身材,窈窕的腰腹,饱满又坚挺的乳峰,修长的脚足,一个十足的美丽少女。

  看着这样的美女,杨景天就是想生气,也冒不出火了,嘻嘻的道:“来找你们家小姐。”

  丹燕淡淡的道:“小姐刚去沐浴,你先到客厅等一下吧!”

  说着,她便把杨景天领到客厅,让他坐下,又奉上香茗,才姗姗去了,留下杨景天一个人独坐广阔的客厅里。

  杨景天心潮起伏,无所事事,于是东顾西盼起来,只见客厅十分宽敞。南北两边是红雕的甲木坐椅,座椅之间摆着云台。旁边还有一个架子,里面除了摆设一些女儿家的装饰物品,剩余的都是刀剑之内的兵刃,看来慕容雪尚武不从文的性格,在客厅里尽显无疑。

  也不知过了多久,慕容雪始终没出来,也没有一个人来理他,把他杨景天当不存在似的。一股怒火从杨景天的心头涌起,在他想来,这肯定是慕容雪在故意刁难自己。

  正要发作唤人,脚步声响起。

  却是那丹燕从内堂走了出来,俏目扫过杨景天的脸庞,抿嘴一笑,娇声道:“杨公子,你久等了!”

  看到美女的微笑,杨景天顿时气消了大半,但还是没有了刚进来时候的好脾气,有点气鼓鼓的道:“是久等了,不过幸好你出来了!你们家小姐呢?”

  丹燕微微的道:“我家小姐说她累了,请杨公子明天再来。”

  杨景天一听,火气顿时冒了上来,气道:“她让我等这么久,就是为让你来跟我说这句。”

  接着更加气愤的道:“明天?明天我跟她洞房差不多!”

  “杨公子,你休得无礼!”

  丹燕当即娇叱道。

  “我有说错了吗?”

  杨景天怒目而视,道:“无礼的人是你家小姐!”

  丹燕淡淡的道:“杨公子,你请回!”

  说着,伸出手来要把杨景天请走。

  杨景天却站起来,道:“你让开!”

  丹燕一惊,道:“你要做什么?”

  杨景天冷然的道:“我要会会你家小姐。”

  “不可!”

  丹燕惊道。

  可是杨景天的脚步已经越在她前面,直奔慕容雪的闺房而去。

  “杨公子,你留步!”

  丹燕在后面惊呼的叫道。

  杨景天疾步上前,穿越一道侧门,迎面又是一道帘子。一进屋,先闻到一阵幽幽的香气,接着眼前一亮,只见慕容雪的闺房屋内极为华贵高雅,床上珠罗纱的帐子,白色缎被上绣着一对黄色的凤凰,壁上挂着一幅工笔仕女图。床前桌上放着一张雕花端砚,几件碧玉玩物,笔筒中插了大大小小六七支笔,西首一张几上供着一盆水仙,窗户外是一片娇艳的牡丹花。

  慕容雪此刻刚刚洗澡出来的缘故,身上仅仅穿着一件细如薄纱的便装,正斜依在床榻上,正呆呆的想着什么,见杨景天进来,只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慕容雪!”

  杨景天心中涌起怒火,大声的喝道。

  慕容雪的鼻子里哼了一声,道:“既然来了,就请坐吧!”

  这时,丹燕从后面气喘吁吁的跑来,道:“小姐……杨公子他……”

  慕容雪幽幽的道:“没你什么事了,下去吧!”

  “是!”

  丹燕点点头,旋自离开,顺道把门给掩上。

  杨景天心中不快,道:“我不是来这里讨坐的。”

  “我知道!”

  慕容雪冷冷的道,一点也不关心杨景天为何而来,在细如薄纱的睡裙下,尽显她无限妩媚的女性魅力,腰身纤细狭长,富有韧性,线条极其优美诱人,皮肤白腻如玉,柔嫩光滑,微微起伏的脊椎和光滑圆润的曲线透露着女性特有的柔和美。她的臀部圆润丰满,双腿浑圆结实,修长优美。整个人在烛光的辉映下充满了无与伦比的美感!

  杨景天心中及其矛盾,他无法拒绝慕容雪美丽的诱惑,但是他又不能完全原谅她的行为,于是愤恨的道:“我来是要结果的,你为什么要对我的下人的去留进行干预……”

  慕容雪扬了扬手,头也不抬,淡淡的道:“在明天到来之前,我不想听,也没有必要回答你!”

  杨景天心中涌起把眼前一切砸烂的冲动,慕容雪却是很惬意地半躺着,丝毫没有顾忌。杨景天的目光始终不能离开她那诱人的身体,那薄薄的紧身衣裙紧紧地包裹着她那丰润而又凹凸有致的身体,高耸的双峰顶着衣服随着呼吸轻微地起伏着,杨景天似乎可以看见乳头的形状在轻微颤动。她的衣裙领口和胸脯有一点空隙,使杨景天隐约可以看见里面丰满的乳房微微起伏着。

  杨景天突然感觉到体内有一股野兽般的冲动。

  慕容雪见杨景天没有说话,向他转过头来,脸上似笑非笑,道:“今天我打了你,今晚你是来讨回的吗?”

  杨景天淡淡的道:“我还没有那么小气。”

  “哦!这么说是我猜错了。”

  慕容雪不经意的道。

  杨景天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把蓁蓁从我身边赶走?”

  “看来今晚我不说一个所以然来,你是不会走的。”

  慕容雪长叹一下,接着淡淡道:“这就是做慕容世家女婿的代价。”

  杨景天冷然的道:“做慕容世家的女婿的代价?还不如说是你自作主张更恰当。”

  慕容雪冷冷傲然的道:“随便你怎么说,我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

  杨景天冷笑的道:“那更好,我决定的事情,也不会轻易改变。”

  慕容雪依旧冷冷的道:“你想怎么样?”

  杨景天傲然的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慕容雪登时气道:“你要走?”

  杨景天正色的道:“准确的说,是我要带着蓁蓁离开。”

  慕容雪的俏目扫过杨景天的脸,突然自信微笑的道:“那个婢女哪点比得上我!”

  杨景天不屑的冷冷道:“在你与蓁蓁之间的选择,你愿意打赌吗?”

  慕容雪淡淡的道:“如果你敢为了那个婢女离开慕容山庄,你一定不会有好日子过!”

  杨景天冷笑的道:“你在威胁我!”

  慕容雪静静地凝视着杨景天,眼中神情变幻不定,半响,她的细眉一挑,道:“可以这么说!”

  杨景天一阵冷笑,道:“你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慕容雪仰天发出一阵“咯咯咯”的娇笑,道:“我有做错什么吗?”

  她的话里却没有往常那种舒坦的自然,对慕容雪而言,那笑声实在是装出来了。其实在心里她比谁都爱杨景天,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不容许任何人跟自己分享他。可是杨景天的坚毅出乎她的意料,在慕容雪想来,凭着直接的美貌和慕容世家在武林的地位和实力,足以让杨景天放弃一切跟直接长厢厮守。

  但是这只是慕容雪一厢情愿的想法,杨景天霸气的道:“你太自以为是,你估算错了一个男人自尊的力量。”

  几乎是一字一字的落地,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面对杨景天傲然的霸气,慕容雪再次用她那不自然的娇笑道:“男人有自尊吗?我怎么没有知道?”

  她的心里在滴血,但是好强的她不能让步,爱情其实就是一场的战争,男女之间的战争。这是永远没有平局和妥协的战斗,要不东风压倒西风,要不西风压倒东风。“我不能输!”

  慕容雪在心里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但是越是这样,她感觉自己离失败更加接近。原因很简单,越是交锋,她就越来越爱上这个男人,无法自拔,而杨景天不可能会后退。慕容雪只能在心里诅咒:这个该死的杨景天,居然不懂得怜香惜玉,不懂得心疼爱人的心。只要他稍稍让一步,她都会接受他的请求,哪怕口气软一点都好。

  可是杨景天没有,他依旧的那样傲气。

  杨景天冷然的道:“因为你不是男人,所以你永远也不会知道!”

  他感觉到了胸膛里的怒火,甚至仿佛听到了血管里沸腾的声音。

  慕容雪无语的缓缓道:“你来就是想告诉我这个。”

  杨景天道:“我还要告诉你,在蓁蓁与你之间,输的人一定是你!”

  说完就要转身离去。

  慕容雪彻底的崩溃了,心不止是滴血,而是完全的垮了下来,这是她无法承受的打击。慕容雪知道,杨景天一旦踏出这个牡丹苑,将永远不属于自己。

  “我还以为你会象一个男人的来战斗,原来你只是一个窝囊废!你以为我慕容雪会嫁给你吗?我这么做,就是为了把你赶走。没有想到你就蠢的像一个猪头一样的中计了,哈哈!蠢猪。”

  慕容雪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挽回杨景天的脚步,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激怒话语,同时也是最幼稚的话。

  可是这些幼稚的话,在本来就怒火冲天的杨景天听来,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话。

  “慕容雪,我劝你不要做得太过分。”

  杨景天站在原地,背对着她道。他不想让慕容雪看到之间怒火冲天的样子。

  慕容雪见话语奏效,得意的道:“过分?我有说错你吗?还有你身边那个不知廉耻的婢女,简直就是连妓女不如……”

  “够了!”

  杨景天大吼一声,猛地转身举步,向慕容雪冲了上去,他要把慕容雪撕成碎片。

  慕容雪在微笑,她似乎早就准备好了对付杨景天办法,一个将男人牢牢掌控的办法。

  一个女人常用,且最得意的办法。

  女人的自信,往往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尤其是面对杨景天这样傲气霸道无赖的男人。

  或许慕容雪很自信,但是很多东西不是自信就可以赢得的。

  爱情,更是如此。

  其实爱情就像抓在手中的沙子,你越是想抓紧它,它就从你的指间缝中流走得更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