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洗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雨越下越大,没有停止的意思。

  孟芮回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大雨把杨景天全身浇了个遍。风暴同时席卷而来,海面上发出惊人的风啸。

  在狂风的带动之下,海水被卷成了巨浪往岸上拍来!

  巨浪撞击海岸礁石,激荡起千层浪花,花白白的一片,形成少有的奇观。

  排山倒海狂啸而来。

  巨浪卷起足有三丈高,杨景天矗立的礁石又是这样的*近海边。

  一个巨浪打来,他整个人都被吞噬过去。

  “杨景天,你回来!”

  一个颤抖的声音在呼喊。

  孟琳就在杨景天的身后,她没有带上雨伞。这个时候雨伞根本不能发挥任何的作用,她披着雨笠。雨水还是无情的拍打着她娇艳的脸庞。

  海浪席卷而来,吞噬杨景天之后,海浪又逐渐褪去。杨景天依然矗立不动,仿如跟礁石连成了一体,不动分毫。

  孟琳跑上礁石,硬是扯着杨景天,要把他带走。

  这时,又一个淘天巨浪汹涌袭来。

  杨景天见躲闪不及,一把将孟琳紧紧的抱在怀中。

  “轰!”

  巨浪从天而降,将二人吞噬在海浪的中央。

  孟琳何时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全身哆嗦颤抖,唯一可以让她安心的是,她依*在一个坚强的怀抱之中。那里不但温暖,而且结实,充满了安全感。

  但是海浪的冲击力,还是让她感觉到窒息,甚至是死亡的气息。

  她感觉杨景天这样的赌气,简直就是一种疯狂的冒险,自残。

  可是对于海生海长的杨景天而言,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海浪褪去,杨景天抱起孟琳走向岸上。

  孟琳就在他的怀中,感受着他青春男性的气息,那是一种渴望已久的希翼。

  仿如昨日重现。

  杨景天却没有她那样多的想法,只是感觉到一种难言的激动。

  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心跳,就像生命在自己血液里流动一样。

  杨景天在思考,当人开始思考的时候,通常会变得深沉。

  如果一个男人不会思考,通常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因此,思考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通常这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个时候的男人一般会充满了智慧的魅力,会令女人神魂颠倒。

  杨景天此时的沉思,就让孟琳为之神魂颠倒,因为他表现出来的不仅是智慧,超越智慧的魅力,在与他与生俱来的深邃。

  他深邃的双眼,就像巨大的磁石,深深的吸引着每一个见过它的人。

  对于女人,一个渴望呵护和爱情的女人,这简直就是要命的毒药。

  孟琳在刹那之间,就迷上了这种毒药。

  杨景天所特有的毒药。

  杨景天把她带回家中的时候,她竟然还没有从神魂颠倒的迷醉中醒来。当杨景天要再度走出这个家门的时候,她恍然叫道:“你要去哪里?”

  是的,你要去哪里?

  杨景天,你要去哪里?

  “江湖。我属于江湖的世界。”

  杨景天淡淡的道。

  孟琳一颗晶莹的泪珠瞬间洒落。

  仿如生命失去流动的血液,她不知所措。

  “那你为何要来?”

  孟琳苦苦追问。

  杨景天回首,露出他那招牌式的嬉皮笑脸道:“缘份,是缘份让我而来。”

  孟琳霎时羞红着脸,娇嗔的道:“真不知道是不是前世欠你的。”

  杨景天惊讶孟琳转变的同时,心中也变得宽慰,嘻笑的道:“是我欠你们的。”

  孟芮高兴的道:“杨大哥,你要留下了吗?”

  杨景天微笑的道:“不,我要带你们出去,给芮儿找最好的医生。”

  孟芮激动的道:“太好了,芮儿也希望到外边去看看。”

  孟琳却突然淡淡的道:“不,我们哪儿也不去。”

  杨景天道:“为什么?难道你不想治好芮儿吗?”

  孟琳道:“我不相信外面的人。”

  杨景天急道:“难道你要跟芮儿一辈子在此终老?”

  孟琳眼神露出迷芒的道:“不可以吗?”

  杨景天道:“当然不可以了。鸟儿也翅膀,所以要飞翔;人要有梦想,才能书写人生。”

  孟琳道:“平凡也是一种人生。”

  杨景天道:“我一定要到外边的世界去。”

  孟琳淡淡的道:“那你就去吧。”

  杨景天一阵沉默。

  风暴来得快,去得也快。

  风停,雨住。

  乌云尽散。

  月光重现,星光闪闪。

  海面波光粼粼,月影无限。

  杨景天一阵长叹,迈步走出了小房子。

  江湖,才是他向往的地方。

  ※※※※※※※※※※※※※※※※※※※※※※※※※※※※“噗!噗!”

  一阵敲门声,将孟琳从梦中惊喜。

  其实她一夜无眠,在杨景天迈步离开的刹那,她的心就碎裂开来,泪水忍不住一遍遍的流。

  她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挽留杨景天。她恨自己为什么不再年轻,恨自己为何如此的矜持。

  “谁?”

  孟琳强忍伤心,整理了一下着装,将门打开。

  “我饿了,快把这些给煮了!”

  孟琳一时不由惊呆住了,悲喜交加,恨不得扑到来人的怀中大哭一场。

  杨景天。

  来人竟然又是这个可恨的杨景天。

  他不但没有离开海宁村,而且手上还抓了几条大鱼和几只山鸡,还有两只活泼的小白兔。

  孟琳恨不得咬上他一口,以泄一宿的悲伤郁闷,但是又不能宣泄出来,唯有娇骂道:“你一夜出去,就是为了这些?”

  就像小妻子埋怨新婚丈夫一样,宛如一对斗气的怨家。

  杨景天嘻笑的道:“外边没有地方睡觉,闲着无聊,就打了这些野味。”

  孟琳一手拉他进来,道:“快去换一套干净的衣服,然后到床上休息一下。一夜没睡,一定累坏了吧。”

  杨景天挠挠后脑勺,道:“我哪来衣服换?”

  孟琳道:“你到我房里,到床上被窝去,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干。”

  杨景天点点头,便把野味交给孟琳,往她房间而去。

  当杨景天躺在孟琳床上的时候,一股清馨的香味扑鼻而来,孟琳的房间比起孟芮的房间,更加简朴。但是充满了淡淡的香味,那种香味对于男人而言,简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杨景天或许真的是累了,躺下不久便昏沉沉睡着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